roadwarrier

[Dick/Damian翻译]Inertia by thewhitestag (1)

熬汤: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5150

作者tumblr:http://thewhitestag.tumblr.com/

这篇算是中篇 分级应该在NC-17左右 但结尾附近才会有肉ww

各位阅读愉快ww欢迎讨论翻译/剧情等(尤其是现在Abuse这个名字还没有确定怎么翻译)

授权



For my ashaya, as always.

----


迪克兴奋得几乎有些难以控制自己,当蝙蝠车舱门关上的时候,他便在椅子里快活地前后摇摆着。他等了片刻,直到确认科林安全地回到圣艾丹之后才重新缓缓启动了蝙蝠车。

“刚才简直太好玩了。你不觉得吗,达米安?什么时候我们得这样再来一次。”

达米安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以至于他整个脑袋都随着翻白眼的动作而移动,但他假装出来的漠不关心轻易就被瓦解了;他的脸颊仍然因为夜巡所带来的肾上腺激素发红。“我想这样换换节奏也挺有趣的。”

当然了,迪克和达米安重新搭档合作这件事情本身也是个新发展。

当布鲁斯请他再当一回蝙蝠侠的时候,迪克一开始拒绝了这个请求。只要两个月,那男人说,只要给他足够时间在亚洲建立起一个新的蝙蝠侠群英会项目就好。但时间长短并不是迪克所真正在意的。他已经往前看了,回到他原来的身份,搬出庄园,回到城市之心属于他的生活里。只不过在最后,他还是同意了。

迪克不只是为布鲁斯的请求回来的,也不是为了保持蝙蝠的传说回来的。迪克知道两三次宣传得当的夜巡便能轻易保持蝙蝠所带来的恐惧。同样的,他也不是为哥谭回来的,因为他作为夜翼也能保护这座城市。

他重新披上披风是因为,如果没了蝙蝠侠,罗宾就只有独身一人了。况且,如果有什么能让迪克拿没有披风羁绊的自由来换,那就是拥有一个搭档这件事了。

尤其是拥有这个搭档。

“你们俩配合得不错。你和Abuse常常合作吗?”

达米安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用侧眼打量着迪克。“每个月大概有一两次,”他最后承认道。然后加了一句,“非正式合作。”

迪克笑了,立刻意识到为什么男孩刚才犹豫了片刻。

“布鲁斯知道你们俩是朋友吗?”

达米安没有回应他,仅仅是目视着窗外,下巴撑在手上。但迪克已经习惯这种不理不睬的态度,坚持接着说下去。

“达米安·韦恩和他的肮脏小秘密。现任神奇小子劣迹斑斑的生活,”他开玩笑道,手指在方向盘上打着节奏。他把车调到了自动驾驶模式,回头看了一眼正渐渐远去的圣艾丹修道院轮廓,那剪影被框在后挡风玻璃上。“那孩子,”他又说道,边摇了摇头。“真可爱得该死。”

迪克怀疑他是不是幻想他看到了达米安的脊背僵硬了片刻。蝙蝠车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重,而迪克突然感到自己就像是闯入了陌生人的私人领地一样。

达米安把脚抬到椅子上,生硬地调整了一下他的鞋带。“是吗。”他随意地说。

迪克没有说话,脑海中在思索着科林扯住达米安手臂时咯咯笑着的情形——不管达米安多不情愿,他还是准许对方这样做。他思索着那孩子说出罗宾这个名字的方式,就好像在这么久过去之后他还是那么崇拜着达米安。还有然后他带着雀斑的脸颊微微发红的样子。

 

+

 

接下来一周的夜巡都充斥着平常量的打斗。足够让他们集中精力,不过目前为止还没什么大灾难。科林在周二的时候又加入了他们,帮着一起围捕了一个盗取器官的小贼。

周四的时候,达米安的前臂上被镰刀割伤了——是个持武器的小喽啰干的,已经严重到需要缝针的程度了;迪克试图说服他等几天再出去夜巡,至少等到他们能确定伤口不会再裂开的时候。他提醒少年,他强化过的身体让他还能比正常人少等几天呢。

达米安那个报复心重的小恶魔答应了,不过得有一个条件,就是迪克也不能出去夜巡。

“好主意,”迪克愉快地说。“我们可以趁机会好好一起玩玩!”

迪克本该料想到达米安的回应。达米安甩上卧室门的时候,迪克的手指差点被夹到。看来达米安打算闷在房间里了,而且可能这整个周末都打算这么干。

迪克试着去找阿尔弗雷德,甚至提出要帮他一起整理食物柜;不过不幸的是,在他不巧打碎了一个玻璃罐、让一加仑的腌黄瓜洒在大理石砖上之后,迪克就被赶出了厨房。

这也就是为什么迪克在这个周五晚上独自一人无聊地呆在蝙蝠洞里。

他花了至少一个小时玩在线动画小游戏,然后又花了整整十五分钟反复观看一条可爱的比尔格猎犬试图吃掉一个比它自己还要大的玉米煎饼的视频。某个时候他甚至试着打电话给布鲁斯,因为即使最尴尬的聊天都比现在的情况好,不过就如同他之前告诉过迪克的一样,布鲁斯现在没法和他联系。

最终迪克还是回到了蝙蝠电脑前,查看着系统设定。

紧接着,他就发现了一个系统漏洞。

“好哇,好哇,来看看我到底发现了什么?”

他不再像之前瘫靠在椅背上了,他的全身都往前倾向控制面板。终于有点能让他兴奋的东西了。

他的唇角勾起一个得意的笑容。不管布鲁斯训练、研究多久,他在计算机上的技能还是无法与迪克的黑客天赋相比。就连提姆都已经超过了那老家伙的技能。然而,一旦他意识到那个计算机项目是有多天衣无缝地连接入了现有网路之后,他的洋洋自得渐渐褪变成了担忧。

这是某种信号阻拦的软件,一个遮人眼目的烟幕,专门设定掩饰某个实体地点——具体在隐藏些什么内容,迪克还没有发现。隐藏的内容可能是任何东西,某种远程遥控的机器人,又或者某种炸弹。但当他把隐藏地点覆盖到庄园图纸上的时候,他的担忧立刻转变成了全面恐慌。

“见鬼的。”他低声道。

那个烟幕的地点完美地与达米安的房间重合。

慌忙中,他的脑海立即想到了塔莉亚——自从那次神经控制事件之后,迪克做了一切他力所能及的事情来阻止与塔莉亚的接触,因为他不想再让男孩被骗入那种危险里了。而且更因为,迪克无法忍受看到达米安每次见到他母亲之后是多么沮丧。

不过距离上一次他当达米安的蝙蝠侠已经过了许多年,而且谁知道从那之后的任务都可能发生了些什么。并不是说他不信任布鲁斯,但也许那男人不小心让某些东西溜过了他的防备,而迪克颤抖着的手指正在飞速地敲打着键盘,想要赶紧穿透这一片电子迷雾看个究竟。

这个恶意软件的设计虽然有些笨拙但是非常稳固,即使对于迪克这个黑客天才来说,也花了他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才隐蔽地绕过屏障;他需要保证自己不被发现。他可不想触发任何机关,尤其是在有可能会伤到达米安的情况下。等到他彻底侵入软件的时候,他的心脏猛烈地跳动着,已经期待着最糟糕的发现。

也许上面有个故障保险装置设定如果他不遵从规定,达米安就会收到伤害,不过也可能不管他遵不遵从,达米安都会受到伤害。而且很有可能的是,达米安已经受到这个装置的影响了,可能现在就在受苦,而迪克一直迟钝到没有发现。

但他最终的发现让他的手指全部僵在半空中,指关节好像被锁住一般无法动弹。

“见鬼的。”他今晚第二次低声说道。

统统是色情片。尤其是同性色情片。还有不少。

迪克在脑中回想着这个软件到底是用来隐蔽什么的。而连点成线之后意识到它的真正用途并不难。

这是达米安的储备库。是某种在与世上最厉害的侦探一起生活时,高端到可笑的隐蔽藏物处。这可比删除历史记录和隐蔽频带宽度高出了十步。

在更细致地重溯这个软件确保没有什么真正的威胁之后,迪克知道自己不该再查看男孩的存货了。他知道自己应该是当好那个成熟的大哥,不再探究达米安的秘密。但事实上,正是他内心里作为哥哥的那一部分促使他做完全相反的事情。

他打开了几个窗口,浏览着列表。这是个兼收并蓄的混合收藏,不过也没有什么太让人吃惊的选择。其实也挺合理的。达米安可能目睹过不少他这个年纪的男孩所没有见过的事情,死亡、折磨、以及许许多多不堪的犯罪活动,而作为罗宾,他也常常见识哥谭最黑暗处的扭曲变态趣味。但他仍然是个没什么经验的男孩。而且他也还在试着搞清楚“性”到底是怎么回事,试着明白自己到底可能会喜欢什么。

迪克可能开始觉得有一点儿愧疚,因为即使他已经对达米安的性取向有了自己的猜测,即使男孩根本瞧不起出柜这种仪式,他也从没有明确地和迪克坦白过这种事。而且也许翻看那孩子的性幻想素材根本不是个什么好笑的“哈哈发现你的小秘密啦”侵扰,而是未经允许地偷窥着一片私人领土,这行为私密到迪克感觉自己好像在积极地践踏着他们之间的关系。

所以没错,他现在感觉就跟一滩狗屎差不多。但正当他的悔意尽力试图淹没他的时候,还有些别的什么从他的脑海后缓缓升起,听上去有些像恶作剧但又不完全一样的声音 。

一连串的事实突然摆在他眼前。现在正是晚上。达米安正在他的房间里。现在正是晚上,而达米安正在他的房间里,而这个达米安显然有时候会看同性色情片。他脑海里的陌生声音不停地向他摆出这些分散的事实,而迪克则在不停地像是拼拼图一般把他们连接起来。

他的手悬在控制面板上方,而只需轻敲几个键,他就把达米安的电脑页面投射到了其中一块屏幕上,安保系统显示他的电脑现在正处于使用中。过度热情的呻吟和下流话令人尴尬地回荡在蝙蝠洞里,与此同时,屏幕上的人正在潦草地舔舐着一个大得超出现实的勃起;迪克试图忽视大硬币上亚伯·林肯和恐龙模型审视的目光。

所以是啦,事实上达米安这时候正在看色情片,简直毫无意外嘛。

但迪克知道那不是他真的在想的事情;他真的想知道的是,达米安是不是在做一般人看色情片时会做的事情。而迪克非常肯定那孩子可能确实在这么做,他可能这时候正在做呢,手在他的长裤下滑动,接着——

他“砰”地合上控制,关闭了超级电脑。在那副画面在他脑海里完全形成之前,把拼图碎片统统放回了盒子里。

他的双手都在颤动,胃里像是有甲虫翻动一样抽痛,而他的下颌剧烈地震颤着,时不时让他的牙齿相撞。一直古怪的能量充斥了他的全身,就好像他整个人是白色静电做成的一样。

他沉默着坐了整整一个小时,一直到阿尔弗雷德温和地打发他去睡觉为止。

 

第二天早上,迪克发现自己非常努力地不去盯视达米安的裆部,不过他发现自己至少这么干了四次。

在阿尔弗雷德的蓝莓华夫饼和报纸的环球新闻的陪伴下,达米安看起来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迪克的举动。

迪克几乎感觉自己有些被冒犯了,整个宇宙居然还没有毁灭——即使一点点也没有。


评论

热度(82)

  1. roadwarrier熬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