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dwarrier

[Dick/Damian翻译]Inertia by thewhitestag (7)

熬汤:


“格雷森,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达米安的双手猛地敲在蝙蝠车的仪表盘上。

 

渐渐变冷的天气意味着企鹅人会有更多的行动,但已经不再年轻的反派早就失去了他的想象力。追捕的过程相当常规,甚至称得上是单一无趣。才两点半的时候,蝙蝠侠和罗宾就已经开着蝙蝠车滑过哥谭上方,在提前回到庄园前最后巡视一次城市。但就连这样简单的一次任务,迪克搞砸的次数也多得让人尴尬。虽说不是什么致命的错误,也根本称不上是灾难性的,但绝对带来了些许不便——对于达米安来说那些错误看起来更加糟糕。

 

“我很抱歉。我……我下次会注意的。”迪克毫无说服力地道歉说。就好像他们交换了导师和学生的身份一样。

 

达米安的表情扭曲了一下。

 

“不仅仅是今晚。也不仅仅是昨晚,甚至不是前晚。这几个以来都是这样,格雷森。”

 

迪克感到他的控制力渐渐绷紧了,在拉力下变薄,随时都有可能破裂。他不知道自己的谎言能再撑多久。而他知道达米安已经注意到了他奇怪行为的规律,但他们从来没有正面对峙过。

 

他想要重新点火迅速开走,就好像如果他能开得足够快就可以逃离这段对话一样。他想要回到蝙蝠洞里彻底换下这身制服,想要彻底逃离他生命里的这十周。想要逃回自己的小窝里,在那里只身一人意味着自由而不是孤独。

 

“我很抱歉。”他重复道。然后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句话,用力握紧了方向盘。

 

“我现在需要的不是道歉。”达米安说道,怒气冲冲却也充满了疲惫。精疲力竭。迪克感觉更糟糕了。

 

“别担心,达米安,”他安慰少年道,试图硬生生挤出一丝轻快感。“布鲁斯很快就会回家了。说不定感恩节的时候就能回来了!”

 

达米安的喉间咕哝着他的恼怒。

 

“格雷森,你完全确定父亲说他只会在那里多呆一个月?”

 

迪克叹了口气,回想了一下他每天都尽职填写的口袋日志。“是的,我很确定。”

 

达米安啧了一声。“只多了一个月。对于一个地基都被炸得一点也不剩的建筑而言,这个期限未免也太有野心了。”

 

烦躁感开始在迪克前额渐渐打结。他现在不想再争执了。但他停下来想了想达米安刚才说的话。然后在小心翼翼地开口之前回顾了一遍一切有关的对话。

 

“达米安。”

 

男孩一脸怨恨地转向他。迪克小心地将自己接下来的词句削减得尽可能温和些。

 

“达米安,我从来没有提到过新基地到底受到了怎样的结构破坏。”

 

回应他的只有一记白眼。

 

“好吧,那么我不该肆意假设的。怎么,破坏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重?”

 

应付得相当流畅完美,但迪克仍然死死盯着自己的搭档。达米安在显露出一丝让他完全露馅的不安之前,仍然努力表现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你做了什么,达米安?”

 

一声气恼的喷气。

 

“我可能联系了某些……我从前的……熟人。”

 

“达米安。”迪克责备地警告道。

 

“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家伙,”少年辩护道,逃避地望向乘客侧窗外,“不过是几个比较容易被……说服的承包商罢了。”

 

“多少钱?”

 

达米安轻率地一摆手。“也就这里一千、那里一千的——我是指,不过就是几包C4炸药罢了,他们也不敢多要——”

 

“你炸了一栋楼,达米安。有人可能会受伤——”

 

“别贬低我的联系人,格雷森,”达米安反驳道,“要是他们连放炸药之前清理现场都做不到,我早就跟他们断绝关系了。”

 

迪克不知道自己该觉得好笑、生气,还是失望。他现在只是觉得又疲累又困惑。还有麻木。

 

“行吧,那好,”他妥协道,“但你为什么这么做?”

 

达米安沉默着望向自己的窗户,迪克不确定他究竟是在编造一个新的谎言还是纯粹想无视迪克的问题。

 

“如果这是某种想要变相惩罚布鲁斯的方式——”

 

“这和父亲毫无关系,”达米安气冲冲地说道,转身面对着迪克,“至少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迪克紧握着方向盘,试图控制自己的不耐烦。“那到底是为什么?”

 

达米安没有回答。

 

迪克打开了自动驾驶,输入保持空中飞行的指令。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会整晚都呆在这里巡视城市。因为不管迪克有多恐惧这场对话,他知道如果他们不好好解决这件事的话,危害反而更多。

 

“等父亲回来之后,”达米安最终心烦意乱地缓缓阐述道,就好像在给一个小孩子解释一般,“你就会离开。”

 

迪克试图压下心里欢愉的一跃,等待它缓和下来之后才好适当地用严肃的语气回应。“又是这个问题?”

 

“这次不一样了。”达米安坚持道。然后,他语气里多了些坚定。“我已经变了。”

 

迪克拉下头罩,放弃了它的保护。他也许想要躲藏,但这不是一场属于蝙蝠侠和罗宾之间的对话。达米安也照做了,烦躁地撕下自己的面罩。他们注视着对方光裸的脸颊,就好像都无法想象自己真的在进行这段对话一样。

 

如同圆锯已经生锈的锯齿般,发动机激烈的低吼声给空气带来一丝尖锐。迪克只有用直觉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因为期待而渐渐加快;他的思绪急切地想要追赶,却跌跌撞撞倒在路上。

 

“你不可能真的期望我注意不到,格雷森,”他一开口就一针见血。“你心目中‘微妙’的标准真是低得可悲。”

 

迪克的胃几乎攥成了一块石头,全身的肌肉也紧随其后。无声的尖叫还是留在了他的肺中,全因为他的下颌僵得无法动弹。达米安继续说着。

 

“有人看着我的时候我会察觉到。对我说谎的时候也不例外。也许你能接受目前的事态,但我对生活质量有更高的要求。这也就让我们走到这一步,格雷森。”

 

迪克仅仅恢复了足够让他将双手交合在大腿上的能力,准备好要像个死昆虫的干壳一样蜷缩起来。

 

“你想让我对你坦诚,却对我有所隐瞒。这种懦弱对我来说毫无用途。即使你无法承认,格雷森——格雷森,我……”

 

达米安的声音渐渐消顿,但他向迪克伸出了手。他的手滑上迪克的胸口,一直向上挪动到领口和披风缝接的位置,紧紧抓住了那里的凯夫勒。

 

过去那一个季节的记忆影像突然闪现,清晰得令人害怕。那封用乌尔都语写的神秘信件,边角因由漫漫旅途而发皱。那脚踝的优雅弧度,以及肥皂的香味。科林在被‘假驱逐’时那张带着怒气的小脸,在雀斑下变得粉红。那张仍在冰箱里没有人吃的意大利红肠披萨。那运动外套上的铜拉链一直不停地向上拉呀、拉呀,拉。就连那些同性色情片。所有的一切,都最终融归入达米安紧握着黑色布料的手指间。

 

迪克的目光沿着这五根手指渐渐上移,从达米安的手臂一直望到他的脸颊。迪克不该这样注视着少年的表情,就好像他所看见的是那该死的金色太阳,只为他一人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

 

“你——你真的确定……”他呼吸颤抖地说道,这颤动的缘由或许是他的轻笑,又或许是他伴随着泪水的颤栗。“就算我试图争辩。因为我们是兄弟,是最好的朋友,还是搭档……”他有些语无伦次,但更多的是在对他自己说这些话,目光落回了自己的腿上。

 

“你真的确定了。”他轻声重复道。

 

达米安带着近乎无情的庄重倾斜着他的脑袋。永远都如此不屈不挠,如此誓不罢休。就好似那迫使树叶从枝头落下的秋意一般。

 

所以又轮到了迪克作出选择的时候。促使他前进的,是他爱的惯性。的确,就是这种惯性,在他仍然充满恐惧的时刻,逼迫着想让迪克逃开。可这一次,他已决定他不会再逃避。它就是那个一直以来在他耳边喃喃低语的声音,它能变得丑陋、痛苦,又万分残忍;但它也能变得美好,成为他的救赎。听上去像是恶作剧一般的陌生声音其实一点也不陌生,只是迪克强迫自己给它戴上面具,不去看清它的耳目。但现在一切的伪装都已卸下,面具已经不再,迪克看见的是他自己的脸,倒映在他深切的渴望中。

 

他的一只手抵在达米安胸前,另一只手抚着达米安脖颈与耳际相接的位置。达米安的眼睛睁大了,它们充满着希望、渴求,还有强烈的警告——格雷森,你要是敢跟我开玩笑……但迪克感觉自己离流泪近得可笑,就算真的有个什么,玩笑也只会是开在他身上。

 

他们的脸仅有丝毫相隔;迪克能感觉到达米安的呼吸湿润着他的下唇。紧接着,他便合上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达米安以他所有行动里都惯有的狂热不羁回吻着,但依然准许迪克引领着他;他轻挪着配合住迪克的动作,虽然在多年并肩作战之后早他已熟悉男人的举动,但迪克感觉到达米安仍有着几乎称得上是学术般的青涩好奇。达米安拉着他的领口让他低头,迪克的手滑到了少年的肩胛骨上,在他拉起达米安的同时感受着它们在肌肉下的挪动。

 

达米安的舌头不屈不挠地滑入他的唇间,但却静静停在那里,等待着迪克提示他下一步该怎么做。三股情绪融为一体,有着同量的急切和焦灼;还有一直以来都尾随其后的、没有达米安所希望的藏匿得那么完美的孤寂感,有时成功地让自己伪装成怒意。但它们全部都是纯纯粹粹的达米安,而正是这点才让所有的一切如此令人激动,让迪克低声呻吟,让整个地球滑出原有的旋转轨道,又或者是转得更快了些?

 

 

----

(A/N):对不起(。接下来那段肉实在太长了……只能和表白段分开OTLLLL

但是刚才这一段真的是我读过所有14文里面最最最喜欢的部分ww

原文美到爆炸 希望看了翻译能有那么一丝丝美感就好OTLLLL

评论

热度(66)

  1. roadwarrier熬汤 转载了此文字